图片 1资料图:一位在高温酷暑下送外卖的送餐员。中新社记者
刘占昆 摄

图片 2

  原标题:“网约工”劳动权益保障面临“盲点” 平台常推卸责任

新华社上海4月27日电 题:社保福利无人管
抽成罚款不手软——部分“网约工”权益保护令人忧

全国政协委员、江苏省政协副主席、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朱晓进 资料图

  送餐员网约车司机遇事故自己扛用人平台控制成本多不缴社保

新华社记者何欣荣、周蕊、王默玲

网约车司机、外卖送餐员、保洁阿姨……这些“网约工”是随着互联网发展而崛起的新群体。但也因为“新”,这一群体也面临着无劳动合同、无社会保险、无劳动保障的“三无”现象。

  “网约工”劳动权益保障面临哪些“盲点”

网约车司机、外卖送餐员、保洁阿姨……今天,你我的生活都离不开互联网平台提供的服务。不过,作为一种新的就业形态,这些业界俗称的“网约工”,在工作中却面临着劳动合同不签、社会保险不缴、劳动保障不到位等“三不”现象,影响着行业健康发展和优质服务的提供。

此次全国“两会”上,全国政协委员、江苏省政协副主席、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朱晓进针对这一现象递交提案,建议国家尽快重视对“网约工”的权益保护。

  调查动机

增长迅猛 涉及就业人口上千万

“外卖小哥送外卖路上出现事故,该怎么赔偿?网约保洁阿姨打工过程中发生事故,怎么维护自己权益?”朱晓进对澎湃新闻说,身边经常发生这样的事例,“网约工”是一个数量庞大的群体,不解决这些问题隐患很大。

  “网约工”是一种新的就业形态。送餐员,网约车司机,网约厨师、保洁工、保健师等,都是通过互联网服务平台获得就业机会,被称为“网约工”。然而,这一人群一直处于劳动权益保障的灰色地带。

40岁的穆秀芬阿姨,3年前到上海工作。通过58同城平台,从事上门保洁服务。

朱晓进称,据调查研究显示,目前我国通过互联网平台提供服务的“网约工”人数约为7000万,预计到2020年这一数字将超过1亿。

  近日,全国政协常务委员、民革中央副主席、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高小玫建议,制订相应的劳动标准,就工作时间、劳动强度、劳动保护等进行规范,逐步解决“网约工”职业伤害、基本医疗和养老保障等相关问题。

“我们的工作都是平台派单,每小时收费40元,交给平台3元钱,每月结一次。”穆阿姨说,自己和平台之间非直接的雇佣关系,而是一种“合作”关系。“公司不给我缴社保医保,节假日也不发奖金补贴。但如果工作过程中受伤了,公司说可以报销一定的医药费。”

但由于互联网平台用工关系的性质尚未确定,7000万劳动者也就无法被纳入现有劳动保障法律体系,因此有上述“三无”现象。

  □ 本报记者 韩丹东

美团外卖送餐员冯师傅的工作情况与穆阿姨类似。冯师傅人在上海工作,却与浙江海宁一家名叫正东服务外包的公司签约。不过,这家公司并不给冯师傅缴纳“五险一金”。“刚开始干这一行,外卖平台还有自己的直营团队,后来都陆续转到外包公司去了。”

“首先是劳资关系模糊。”朱晓进说,目前“网约工”与平台之间,基本上是劳务关系而非劳动关系,平台借此逃避了《劳动法》赋予其的义务,不需要为劳动者承担安全、社保等种种责任,其工资工时等制度也存在较大的随意性。

  随着“互联网+”的迅猛发展,送餐员、网约车司机、网约厨师等“网约工”数量越来越大。他们都是通过互联网服务平台获得就业机会。然而,就实际情况而言,他们往往缺乏劳动保障。

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渗透,包括网约车司机、外卖送餐员、保洁阿姨在内的“网约工”,如今已成为一个数量庞大的群体。如滴滴出行宣称,从2016年6月至2017年6月,为全国去产能行业的职工提供了393万个工作机会。

而由于是劳务关系,劳动监察部门难以直接介入帮助劳动者维权。在此前提下,劳动者保障难。不少“网约工”跨平台接单,难以确定应当由哪家平台承担劳动保障义务。平台“以罚代管”较为普遍,把企业的经营风险转嫁到劳动者身上,更有甚者在服务过程中发生安全责任事故时,将用人单位承担的赔偿责任推卸到了劳动者身上。

  “网约工”究竟存在哪些劳动权益保障问题?《法制日报》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。

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,目前我国共享经济的服务提供者人数约为7000万人。

因此,朱晓进委员提出,可以按群体施策,实行分类认定管理。

  遇车祸自己埋单

身份模糊 权益保护面临“三不”现象

对于依靠脑力劳动和特殊技能获得较高收入、更愿意以自由职业身份存在的人群和行业,可以参照民事合作关系予以认定。

  一碗炒蒜薹、一碗炒土豆丝、一碗胡萝卜拌木耳……这是80后送餐员李勇(化名)和新婚妻子的晚餐,而这一天——2018年1月15日,恰巧是李勇妻子的生日。

从传统的“公司+员工”到如今的“平台+个人”,“互联网+”新业态的蓬勃发展,带来了很多新的就业机会。但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是,这些线下服务的提供者,和平台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?身份的模糊,为劳动权益保护带来了挑战。

而对于主要依靠体力劳动获取报酬、职业风险较高、平等协商能力较弱的,政府应通过完善劳动法或出台相关规定,强制要求确立劳动关系,杜绝企业借民事合作之名,行规避劳动关系法律适用之实。

  病床上的李勇用手机拍下这几个菜,在朋友圈里写下“祝老婆生日快乐”。

——有相当数量的劳动者并未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。记者采访了解到,“网约工”与公司之间签的合同可谓五花八门,有的叫中介协议,有的叫商务合作协议。

作为配套,朱晓进提出引入网络合同,由政府会同专业机构、法律组织、平台企业研究出台各行业各领域的“网约工”合同标准化模板,企业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对非强制性条款进行增删修改。

  4天前,李勇在晚上送餐途中遭遇车祸,身上多处轻微骨折。尽管李勇是正常行驶,但由于他骑的摩托车没有上保险,仍需承担30%的责任。

“平台和个人到底是劳动关系还是劳务关系,是实务界和理论界争论的热点。”上海捷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虞峰律师说,如果是劳动关系,除工资薪酬外,公司还要缴纳“五险一金”,在责任事故、工伤事故的赔偿方面也有严格界定。

“网约工”真实身份则可以在企业、政府数据共享的前提下,通过人脸识别等进行“是否”验证,合同在签署后将同步向企业所在地劳动监管部门备案。

  李勇送餐时骑的是一辆二手弯梁摩托车,这辆车是他花900元从朋友那里买来的。“买二手车就是因为便宜,送餐平台给了我一个送餐的箱子我就上路了,也没有查我的车有没有保险。我平时骑车很小心,没想到会出事故。”李勇在电话里对记者说。

——劳动关系较少建立,带来社会保险缴纳的缺失。记者查阅了一些招聘网站,发现在针对送餐员的招聘信息中,多数不提社保,提到保险的也是为员工办理综合意外险、第三方责任险等商业险种。

如此,劳动监管部门就可以开启网络监管,及时发现劳动违法线索,及时查处不平等条款、以罚代管等行为。

  遭遇车祸后,李勇希望公司能够报销相关费用,但他认为这个希望可能很渺茫。

一些就业者自身缴纳社保的意愿也不强。来自温州的网约车司机刘虎说,准备在上海拼搏几年后回老家结婚生子。“反正以后养老也不在上海,就没有主动缴纳养老保险。”

当然,“这也需要建立异地执法、网上执法新模式”。朱晓进说,比如“网约工”与异地平台发生劳资纠纷时,可以通过网络投诉举报等途径要求平台所在地劳动监察部门介入,以此降低“网约工”维权成本。

  之前,李勇的同事在骑行送外卖时也遇到过交通事故,“有些送餐员被撞后无法及时送餐,还要垫付顾客的投诉费,投诉费在200元至500元之间”。

——劳动保障不到位,“以罚代管”现象普遍。一方面,平台从“网约工”身上获取了不菲的抽成。不少滴滴司机表示,在美团打车进入市场前,滴滴对司机的抽成比例是20%。“碰到拼车的单子,平台抽得更多,有时能达到50%。”刘虎说。

如此,不仅是从“网约工”角度维护了其权益,也可以强化对“网约工”的资质审查和安全监管。比如避免近年来出现的“网约车”司机违法追查难现象。

  “送餐员是真不容易,挣的是辛苦钱。”李勇说,他所在的地区属于全国百强县,他每天大概能接40单,收入在150元至200元之间。这次遭遇交通事故,如果不能用保险来报销他承担的30%责任,等于他白干了十来天。

另一方面,平台为追求服务质量,会通过催单、扣款等方式对劳动者进行管理。送餐员冯师傅对平台最不满的就是各种罚款规定:服务超时,罚;客户投诉,罚;工牌不端正,罚……“送一单外卖才赚8元钱,但超时罚款能达到100元到500元不等。”

“我这次参加全国‘两会’,一下地铁坐出租,出租司机就跟我说应该对北京外卖小哥在马路上‘横冲直撞’、闯红灯等行为提出建言。”朱晓进对澎湃新闻说,一旦上述针对“网约工”的劳动监管纳入法律范围,网约工的行为也可以进一步得到规范。

  如果公司还是不理赔呢?“那就不干了,辛辛苦苦工作,如果连保险都没有,太寒心了。”李勇的回答中透露着些许无奈,“直到现在,我的医药费也没能报销。”

“这种管理方式相当于把企业的经营风险转嫁到劳动者身上。更有甚者,在服务过程中发生安全责任事故时,本应由用人单位承担的赔偿责任也往往落到劳动者身上,而企业则得以置身事外。”来自上海市总工会的调研报告指出。

除此之外,针对“网约工”的社会保险问题,朱晓进提出,对于容易产生交通事故、带来社会负面因素的行业,如外卖送餐、快递物流等,可以考虑引入企业强制责任险。对于其他行业则可以引入更多的商业保险,由平台统一为“网约工”购买人身意外险、第三者责任险等,以较低的保费实现较好的劳动保障。

  “我就职的外卖平台在每个区域有代理商,我所在的代理商公司每天会从送餐员的工资中扣一部分钱,这部分钱对外声称是给送餐员买保险的费用,但是我们从没见过自己的保单,也没有哪个送餐员发生交通事故后接到过保险的理赔。”在某外卖平台山东一家代理商公司工作的韩某对记者说。

政策引导 鼓励业态创新也要加强用工规范

  平台常推卸责任

“既没有底薪,又没有社保医保,我感觉自己不会长久做下去。”在采访中,多名“网约工”表示,对所从事职业的归宿感和安全感比较弱。

  与送餐员一样,兼职网约车司机也经常面临在工作中遇到交通事故的问题。

业内人士表示,针对“互联网+”新业态的发展,近年来政府一直实行“包容审慎”的监管。在鼓励创新的同时,还应出台相应的政策与保障制度,引导企业规范用工、促进行业健康发展。

  李强(化名)是山西一所高校的学生,他曾利用课余空闲时间兼职开网约车。他告诉记者,成为兼职网约车司机很简单,只要有车和两年以上驾驶证,通过App注册就行了,“没有签任何合同”。

“可以因群体施策,实行分类认定管理。”上海市总工会副主席姜海涛建议,对于依靠脑力劳动和特殊技能获得较高收入、更愿意以自由职业身份存在的人群和行业,可以参照民事合作关系予以认定;而对于主要依靠体力劳动获取报酬、职业风险较高、平等协商能力较弱的,政府应加强正面引导,杜绝企业借民事合作之名行规避劳动关系法律适用之实。

  李强说,在兼职网约车司机的群里,他经常看到出交通事故的信息。不过,平台很少给出说法。“一出事情,平台就推卸责任,最后不了了之。如果网约车司机一直缠着这些事情,之后系统派发订单时就会有选择性”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一些地方已开始探索在“网约工”集中的行业引入工会,保障劳动者权益。上海市总工会主席莫负春表示,上海正在探索开展区域性、行业性工会“两次覆盖”,针对快递物流员、网约送餐员、家政服务员等六大新型就业群体,以推行联合工会等方式,最大限度地把广大职工组织到工会中来。

  李强现在已经不做兼职网约车司机了,“因为自己的权益得不到应有的保障,而且钱也不好挣”。

此外,还有专家建议扩大商业保险的覆盖面。“比如,对于容易产生交通事故、带来社会‘负外部性’的行业如外卖送餐,可以由平台出面与保险公司协商,为送餐员统一购买人身意外险、第三者责任险,以较低的保费实现较好的劳动保障。”虞峰说。

  在河南郑州兼职网约车司机的王力(化名)也曾遇到过交通事故。

  一次,王立拉客人时与一辆私家车剐蹭。事后,网约车平台不负责理赔,让王力找保险公司。可是,保险公司知道王力是在跑网约车时出事故后,以王力非法营运为由拒绝理赔。最后,王力只得自己花了1万多元把车修好。

  权利义务不对等

  依托互联网发展的“网约工”种类不断增多,这种新的就业形态在为很多人创造就业机会的同时,也暴露出一些问题。

  “这个行业流动性太大,主要是因为这不算正经工作,如果能签订正式合同的话,我想很多人是愿意干这个行业的。”某外卖平台山西晋中地区代理公司负责人付某对记者说。

  付某告诉记者,送餐员的入职门槛低,只要会用智能手机、有电动车和健康证就能上岗。求职者应聘成功马上就可以上班,入职后不想干了也可以马上离职,所以没有必要签订劳动合同。

  “送餐员主要是按配送单数赚钱,管理是由各分公司或代理点自己进行,所以每个地方的管理也会有所不同。”付某说,他的公司才成立不久,员工不多。

  付某告诉记者,不签订劳动合同只是一个方面,由于每个分公司单独管理,所以不少分公司都不给送餐员上保险。“在我自己的公司,我会为上班的送餐员买一份意外保险,这个保险可以按天购买,也可以包月购买。这份保险主要保障外卖员在送餐途中的人身安全。一般出了事故,公司会协助处理,走保险流程。目前还没有出过什么大事故,一般都是磕磕碰碰的小事故。”付某说。

  “其实,送餐员的工作很辛苦,加之没有劳动合同保障,所以很多人都是临时做。作为负责人,我真心希望通过好的劳动保障留人,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个行业更好地发展下去。”付某说。

  “送餐员和平台之间存在着权利与义务的畸形关系。”某外卖平台山东一家代理商公司的韩某告诉记者,说畸形,是因为顾客投诉对送餐员来说是绝对成立的,不管这个投诉是否真实、有何客观原因。可是,当送餐员遇到问题时就另当别论了。

  韩某说,如果代理商公司想省钱,就不会给员工买保险,连意外险都不买,更别说社保了。

  来源:法制日报

责任编辑:张玉

关键字 :
送餐员李勇兼职网

我要反馈

图片 3
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

相关新闻

加载中

点击加载更多

推荐新闻

  • 【新闻】 新任防长魏凤和首次外访
    为何选俄罗斯…
  • 军事
    我军中将:若武统台湾不用3天就能拿下
  • 财经
    茅台首度承认节前需求有泡沫
  • 体育】 C罗连夺葡萄牙足球先生
    穆帅亦获奖
  • 娱乐
    力挺范玮琪!梁静茹回应拉黑粉丝
  • 科技
    马云丁磊不和?阿里游戏挖网易墙角往…
  • 教育
    教育部:校外培训机构该停业的必须停…

阅读排行榜
评论排行榜

  • 01
    继“两面台商”后
    国台办又把一首凉凉送给这些人
  • 02
    这位演开国元勋的特型演员
    在中纪委网站说了啥?
  • 03
    东北前首富范日旭刑满遭威胁
    疑曾被王珉批示严办
  • 04
    新剧即将在大陆上映
    导演急了忙撇清:我不是台独
  • 05
    中国新任防长魏凤和首次外访
    为何选俄罗斯?

  • 01
    百搭星君:唐嫣爱上巴黎的雨天和晴天

  • 02
    澳媒曝高云翔涉嫌性侵被捕
    于香格里拉酒店内实施
  • 03
    程序员相亲约在肯德基被拉黑
    网友却说:活该!
  • 04
    高云翔悉尼性侵被抓?董璇挂电话经纪人不清楚
  • 05
    杨子83岁妈妈霸气宠孙!他想滑雪我就建了滑雪场

图片故事

  • 图片 4
    小镇青年镜头下的夜店生长史
  • 图片 5
    19岁小伙贴瓷砖成世界冠军
  • 图片 6
    一个都不能少:80后凉山扶贫记
  • 图片 7
    新浪图片《政面》29期:文在寅首访中东
    沙漠里学玩鹰

图片新闻

图片 8
委内瑞拉囚犯纵火越狱未遂致68死
家属焦急等待哭到昏厥

图片 9
警方抓捕跨境组织卖淫团伙现场

图片 10
征集:用镜头发现身边不凡

图片 11
出鞘:从总师谈歼20未来发展说起

视频新闻
秒拍精选

图片 12
以色列机场两架客机机尾相撞
纠缠一起“难舍难分”

图片 13
狡猾!狐狸现身市区
趁人不注意偷走钱包

图片 14
逃犯醉酒后打电话报警:我是逃犯
快来逮我嘛

图片 15
校长扮酋长学生穿机甲
小学运动会服装道具全是废品

图片 16
春季7天瘦腿计划

图片 17
东北妹子有多彪悍

图片 18
不想起床的你

图片 19
这7个方法能瘦腰

热点博客

  • 蒋丰:日本老人偷可乐被判3年,可怜?
  • 有144位博士家长“最牛小学”可休矣
  • 邓皇后:和商汤骨相一样,多奇多贵
  • 闲聊金庸:哪个女人是杨过真正的冤家
  • 古天乐:《风林火山》终于拍完了!
  • 我这么辛苦的考研,就是为了成全自己
  • 必看!2018高考这些省份将取消二三本

新媒体实验室

  • 图片 20
    收藏|中国政要全阵容
  • 图片 21
    漫游国家监察委丨新浪新闻
  • 图片 22
    检察官的黑科技:无人机发现山林被掏空
  • 图片 23
    全景呈现40年国务院8次机构改革

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
400-690-0000 欢迎批评指正

  • 新浪简介 |
    广告服务 | About
    Sina
  • 联系我们 |
    招聘信息 |
    通行证注册
  • 产品答疑 |
    网站律师 | SINA
    English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62675637
举报邮箱:jubao@vip.sina.com

Copyright © 1996-2018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
版权所有

新浪扶翼

行业专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